【雅加达罗盘网】印尼国家反恐局局长苏哈迪阿刘斯(Suhardi?Alius)警察中将表示,有关前恐怖主义分子在外国成为恐怖分子战士(FTF)去极端化的问题非常艰难,尤其按照前恐怖分子的数量超过百多人,法律界将艰难处理该前恐怖分子返回印尼,其中唯一艰难处理的是去极端化前恐怖主义分子的问题。
“我们在国内维持安全形势平稳有序,其实对于恐怖分子的看法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也是非常艰难处理,尤其处理前恐怖分子去极端化的工作任务。”苏哈迪阿刘斯于7日向传媒坦承。
举例称,印尼国家反恐局在2017年曾处理一家来自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拉卡(Raqqa)的恐怖分子,这一家恐怖分子曾在叙利亚拉卡居住18个月,这家恐怖分子的家长接受法律调查过程,而其他家人参加去极端化恐怖分子活动,一位孩子曾在拉卡参加恐怖分子训练,好在这一家恐怖分子的孩子没有成为一名战士(Fighter)。
印尼国家反恐局需要时间在三年内为一家前恐怖分子的孩子去极端化,最终可以习惯周围的环境,并可以照常过日常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