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在首都雅加达处理各种公共设施的权利和权力方面的争端日益频繁。因为官员们互相推卸责任的态度,忽视了他们为民众服务的优先事项,使问题变得更加棘手。?
我们见证了他们在洪水、河流和河道的管理方面,包括在民族纪念碑(Monas)区域振兴方面的互相推诿态度。数日前,因雅加达市中心马腰兰(Kemayoran)地下通道被洪水淹没,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就防洪问题发生的争端也闹得沸沸扬扬。?
雅加达省政府认为,处理马腰兰前机场区域是国务秘书处下属马腰兰综合管理中心(PPK)的责任。如果像现在这样在马腰兰地下通道发生洪水,马腰兰综合管理中心应负起处理的主要责任,而省政府只是从旁帮助而已。?
国务秘书处似乎承认这一点。不过,总统秘书处负责人Heru Budi Hartono1月27日通过一份官方声明,要求首都专区雅加达省政府官员,特别是在处理洪灾时不要忙着争论,而必须共同努力。”他在其官方声明中说:“让我们一起克服洪水。”
此前,雅加达水资源局局长Dudi Gardesi曾强调,马腰兰地下通道的洪水问题由中央政府,即国务部秘书处负责。?
现在,淹水颇深的马腰兰地下通道洪水正被清除中。雅加达省消防和救援机构估计,要把甘地马腰兰地下通道的洪水抽干,顶多需要两天。2月2日,雅加达省消防和救援机构负责人Satriadi Gunawan在洪水现场说:“通常需要两天,但还要视降雨量而定。”?
在洪水现场部署的10台水泵机组,来自不同机构,包括公共工程与人民房屋部(PUPR)和Ciliwong-Cisadane河流域管理局(BWCC)。?
首都专区雅加达省的区域秘书Saefullah 建议,马腰兰综合管理中心评估甘地马腰兰地下通道的排水系统,该通道自2020年初以来已被淹没两次。Saefullah 说:“必须重新计算地下通道的水泵容量,水泵容量必须超过流进的水量才行。”?
此外,Saefullah 说该水流系统存在问题,因为仍有水溢出并被排到马腰兰地下通道。他说:“马腰兰必须有自己的堤围,就像目前没有出任何问题的Ancol一样。”?
马腰兰综合管理中心主管Riski Renando不否认马腰兰地下通道是由其管理中心负责管理。尽管如此,他希望所有各方,包括首都专区雅加达省政府,也协助处理马腰兰地下通道的洪水。Riski认为:在马腰兰地下通道增加水泵数量不足以防止洪水泛滥,此地的防洪工作必须全面展开。?
他说:“增加水泵是肯定的,但还有其他事情也需要做,比如增加下水道和其他渠道,或者是加高路面,这样在下雨的时候就不会有水流进来。也许我们需要照顾到整体设计和区域面积,而不仅仅针对那一点。”?
我们关注的是权利和义务问题上的争议,首先是由于大家都以自我为中心,政府机构之间连沟通都不顺畅,还谈什么协调配合。?
这种态度似乎是政府机构甚至部门的特色,它们往往把权力置于为民服务的义务之上。其结果,服务质量继续下降。有太多的例子可以说明服务质量太差,牺牲的是人民的利益。?
希望今后中央和地方政府能加强沟通,并把为民服务作为主要目标。若为了一己的私利损害民众利益,到头来损害的是他们自己在广大民众眼中的形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