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鄺耀章
政府的目标是到2030年将石油产量增加到每天100万桶,这是能夠现实的,但同时也具有挑战性。 的确,在未来十年中,每天的添加量仅为25万桶,但要達到這指標需要一筆不小的投资。
我們知道堪探石油和天然气并不容易且不便宜。 今年,能源和矿产资源部的目标是为12个上游油气项目获得14亿美元的投资。预计每天生產7200桶石油和5.2亿标准立方英尺的天然气。
我们对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投资的看法必须改变。 现在,投资变得更加昂贵和困难,因为必須在深海中堪探,使投资變得更貴。 但是,我们不得不做更多的堪探,因为我们需要大量的能量来维持发展。
尽管已经开发了替代能源,但基于矿物的能源仍不能被放弃。 仅是百分比减少了,但是在数量方面将继续增长,因为能源需求将根据一个国家的进步而增加。
而且,替代能源的价格也不便宜。所有国家仍在寻找更好,更高效的替代能源,在這过程中,仍然必须进行各种开发,以便替代能源变得更加可行。
当我们谈论能源时,我们常常会误会。 好像印尼是一个能源丰富的国家。我们确实很高兴能生活在赤道,以便一年四季我们都能享受阳光。但是,我们还不足以准备研究经费,以致无法将充足的阳光用作可用于生活的能源。
现在,我们必须敢于进行有益于我们长期生活的投资。 投资不应该只是一项,而应该是对各种现有能源的投资。 我们已经制定了由国家能源委员会确定的能源组合以用于其开发。
因为这是一项投资,所以基准不仅是损益。 如果投资了堪探不到油气,那也不應該做出犯罪的事。投資堪探油气成功的可能性是有的,但堪探不到原油的可能也一樣有。據稱全球油气勘探成功率只在30%-40%之间。
一个有争议的案例是前PT Pertamina董事总经理Karen Agustiawan因在澳大利亚的Manta Gummy Basker区塊投资而受到的惩罚。总检察长将Pertamina决定参与开发该石油区块的决定视为貪污腐败行为。
实际上,不仅是凯伦(Karen)因投资3,000万美元而被判刑,而且其财务总监弗雷德里克(Frederick ST Siahaan)也一樣被判刑。幸运的是,最高法院愿意了解此案,弗雷德里克被宣告无罪。只有卡伦仍在努力争取自由。
如果我们想增加石油产量,像卡伦这样的糟糕经历就可能會發生在我們身上。Pertamina的董事可能想知道缺油的威胁是否同等於犯罪分子。没有勘探,就不可能增加石油和天然气的产量,而我國的確需要這能源。
现在我们看到Pertamina尝试在国外投资。与阿尔及利亚一样,PT Pertamina国际勘探和生产公司管理着Menzel Lejmet North的一个油田,每天的产能为19,000桶。PT PIEP增加了1.8亿美元的投资,以使日产量增加2500桶。
外国投资需要与国内投资结合起来进行,以使国家石油担保更加安全。此外,政府要求Pertamina投资炼油厂。 没有足够的石油供应,精炼厂的建设就是浪费。
为了根据世界治理对上游行业进行投资,Pertamina收购了法国公司Maurel&Prom。 凭借长期的经验,Maurel&Prom可以帮助Pertamina在上游领域发挥更大的敏捷性。
同样,投资必须具有远见。 我们必须为将来的国家能源需求做好准备。 我们需要邀请外国投资者投资国内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 然而,使Pertamina成为世界主要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也同样重要。
?
?